這個月初,看著那疊從9月1日為底開始堆疊到最上層10月31日的報紙塔,嘆了一口之後還是決定要好好整理一下,於是從最上層的10月31開始把副刊拉出來,把剩下的部分放在另外一堆準備回收。一天一份的報紙,總共兩個月的份量整理起來也不輕鬆,有時候副刊又會被拿到樓上或者包在隔日的報紙哩,找起來著實費的一番功夫,花了不少時間總算整理到最下層的9月1日和2日,但是這兩天的報紙居然完全沒打開過!只思考了一下就想起來,9月1日阿齡出了一點小車禍,那天匆匆忙忙趕到醫院沒來的及看,9月2日則是我前一晚留在醫院照顧她,回家也累得想倒頭大睡,報紙才會連續兩天都維持完好如初的狀態了。

想起這件事情還是覺得感觸很深。

一號那天剛好是禮拜六,阿齡8月31打工終於結束,就決定和豪哥去約會,他們中午才出門去吃中餐,那時候還是夏天,當天外面的溫度很熱,和今天這種冷冷又濕的天氣完全不同,讓今天的我有點難想像那天的事情為什麼會發生。

lig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剛剛打來一通帶有他國口音的電話,一接起來她先說我的名字確認一下,然後劈頭就問:「你爸勒?他有回去嗎?」

我大概猜到是誰,但不喜歡她打來我們家,不喜歡她裝作很熟的叫我名字,也不喜歡她這麼理所當然對我問話,就故意問:「請問你是誰?」

她才支支吾吾吐出:「……阿姨。」我還是說:「哪個阿姨?」不想讓她以為我接受她是所謂的阿姨,才故意又問,目的是要讓她知道我們之間有多陌生、多疏離,不是隨便叫我的名字就能以長輩之姿問話,也不存在那種隨便自稱「阿姨」就該知道你是誰的默契。

lig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從去年年初開始成為韓國某T團的fan,結束於今年的七月。

遇到這樣的重大負面事件,有一部分的死忠粉絲選擇繼續挺她們,有些會失望得離開。我也曾猶豫要不要相信她們,因為我所認識的那個她不是這樣的人,但是其實所謂的「認識」,只是那個舞台上的她、綜藝節目上的她,活在大眾目光下的idol。起初在心裡暗下決定:如果站出來把真相說個清楚,我還是願意選擇相信。可是等了許久,什麼有力的澄清都沒有,居然就默默準備好了CB舞台。大概公司採取的是冷處理,以為讓風波漸漸散去就能得到一池被風吹皺的春水。興許是沒考慮到某部分像我這樣容易受到傷害的粉絲?現在看到她們的舞台,都沒有以往的熱情,平靜的像在看著陌生的新團,可能用陌生還不恰當,如果是陌生的團體還是會想認識一下,現在看著她們的感覺像是看著凝固的冰塊,什麼都看不清楚,只看到不知道被大冰塊包覆住的她們,冰塊裡有很多雜質,她們像被冰凍在裡面,如果冰塊不打破,她們就再也不能揮動手腳,要背著那些不好的傳聞繼續走下去,看到最後,是那些冰塊先融化,還是她們先被壓垮。

雖然還不知道真相是什麼,現在嘴巴說不相信她們了、不當粉絲了,說不定過一陣子忘卻後又重燃熱情也說不定,畢竟粉絲是很善變的。不過經過這次的負面事件,我也開始思考為什麼會喜歡她們。

lig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一定要找一個做傻事的理由,大概就是我再也受不了這麼汙穢、這麼煩人的地方了。


lig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昨天,丟完垃圾後才發現,我把那張包著智齒的衛生紙,丟進垃圾桶,而垃圾筒裡頭的垃圾早在一個小時前被我丟進垃圾車裡面了。

那顆智齒是一個月前去拔的,那時候拔完只感覺到了卻一樁心腹大患,也不好意思跟醫生說要帶回那顆牙齒作紀念,但一出了診所,就突然覺得,一定、得把那顆智齒帶回家,於是又跑回診所跟護士小姐要了那顆牙齒,護士小姐從垃圾桶幫我找回那顆牙,還給醫生確認是否真是我10分鐘前才拔下來的那顆,於是我帶著那顆牙心滿意足的回家去了。回到家之後的這一個月期間,我只將它包在衛生紙裡,放在書桌上。幾天前,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,看到書桌上那團用過的衛生紙,順手將它丟進垃圾桶,連一秒鐘也沒有想過裡面包著什麼,直到昨天晚上垃圾車離開一個小時後才發現我做了什麼蠢事。

當下實在非常懊惱,第一次它被丟到垃圾筒的時候,我找回了它,可第二次卻是我親手把它丟回了垃圾筒,而且這次再怎麼翻垃圾筒也找不回來,既然如此,我也開始想,倒不如一開始就沒有去診所要回那顆牙,反正最後它的命運都是如此。後來我在塗鴉牆上看到有人自我反省的一段話:「只有眼前的時間才是自己的。」突然感觸很深,雖然說整個人生,倘若活到七十歲,就有七十年的時間是我的,可實則並不是如此,當我坐在6月13日的電腦前面,只有這一刻才是我的,我能決定接下來的一分鐘要做什麼,卻不能回到昨天6月12日晚上6點半去追回那包垃圾袋,也不能回到一個月前,把智齒從衛生紙拿出來。

lig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記得從小時候開始,偶爾晚上躺在床上,身體處於將睡未睡之際,意識爭飄散的身體的深處時,就恍惚地覺得我身處的這個房間開始向外延展,感覺不到四周有什麼擺設,只覺得空間不斷被拉長,我就被丟在這個偌大的空間的角落,只能看著這個房間變得好大,我渺小地坐在這個空間的牆角,儘管四周的空間很大,感受到的卻不是寬敞的空間所帶來的舒適,反而有強大的壓迫感,之後會慢慢地往下墜,房間的天花板在視線範圍內離我越來越遠,再更甚者,接下去這個空間會被扭曲,突然亂成一團,像很多條直線不斷被揉搓得扭曲起來,更具體的,我現在也說不出來,因為自從長大之後,這個空間已經很少扭曲了,幾乎忘了那時候的感覺了。

小的時候比較常出現這個情形,長大之後已經漸漸減少,只有在比較緊張,或特別感到壓力的時候會出現而已。

昨天晚上就是其中一次。由於已經兩年沒有檢查牙齒,有點擔心我的蛀牙還有想洗牙,但是問題就在這邊,嘴巴裡面有一顆埋在牙齦底下的智齒,它就是讓我在兩年之中不敢看牙醫的主因,我很害怕拔這顆牙,怕一去看牙齒,醫生就說要拔它,可是很久沒檢查牙齒又讓我不安心,門牙最近多了一個缺口,讓他這樣放下去,也讓我心不安,兩個不安卻正好是牴觸的,因而讓我更不知如何是好,昨天晚上一想到這個問題,就睡不著覺,一閉上眼睛就開始出現那個延展的空間,我只能無助地縮在角落,看著巨大的房間壓迫著我,看著這個房間的那一刻,我就知道這個問題對我的心理造成多大的壓力了,假使不趕快解決,我恐怕要當房客好一段時間。

lig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一個禮拜前看完了韓劇《49日》(49일),看完這部韓劇後,很想說些什麼……。

49日標題  

這部跟《祕密花園》(也是我很喜歡的韓劇)一樣,都是超越現實的劇情,兩者都有靈魂的概念在裡面,但劇情走向和主題都不一樣。

lig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泰山小弟多次與我們出遊,這個春節尤其頻繁。他媽媽兩三個月前來台灣長庚看醫生(因為得了腦瘤),一直停留在台灣,所以泰山小弟也得老張宿願,可以留在他身邊兩三個月,聽說最近泰山老媽最近又將帶他返還越南(病好了,有人免費替她出錢,還有台灣的醫療資源可以利用),老張感覺會很失望吧!畢竟他這麼期待當一個有兒子的老爸。

這期間,我問過老張,幹嘛不把泰山小弟留在台灣?他說,泰山媽不答應,若要強制留下來,就要去驗DNA,然後走法律途徑,但是老張不願意那麼做,他說不願意走法律途徑傷害對方。聽到這,我心裡仍是不由得冷笑了一聲,當時其實很想回他,那你就不怕傷了我媽嗎?我知道,他不願意和泰山媽打官司的原因是,他怕萬一打官司後仍要不回小孩,這輩子,那個女人就永遠不會再讓他見兒子了,但我覺得不至於如此,不讓見面,哪裡還能繼續挖到錢呢?只是那時候老張就要哄哄她,或是再丟個百來萬過去吧!

很多事情,想起來真的很悲哀,我媽跟老張的時候,老張一毛錢都沒有,做生意期間,出了問題,老媽還得厚著臉皮回娘家借錢度難關,雖然最後錢都有還給娘家,但若沒有救急錢,哪來今日?可到了現在,有的人母憑子貴,什麼奮鬥之苦都沒有嚐過,就能夠安享日子,憑著一個肚皮就得到Windfall gain,說到這倒也難怪她了,有能夠輕鬆得到東西的途徑,為什麼會不那麼做?

lig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初三那天……

眾阿姨們相聚在外婆家,午飯過後閒來嗑瓜子,於是說到三阿姨那個無緣的前夫,在農曆過年前,也就是辛卯年的歲末,突然從苗栗來到外婆家,然後一進門就跪在阿嬤面前,不斷地道歉,一直說當年是他錯了,是他辜負了阿姨,希望阿嬤原諒他。為什麼是歲末呢?我覺得大概是到的年終,想清一下欠的債了吧!

聽起來很戲劇化的一段小插曲,卻是真實發生的事情,在場得眾人聽到這樣的故事都覺得大快人心。

lig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剛剛小阿姨來家裡洗衣服,也順便說了一下她想對我說的話。

她說這話早就想單獨對我說,每次回去阿嬤家,阿姨們都喜歡聚在一起罵我爸,然後會叫我將一些話傳達給我爸,但是小阿姨並不希望我這麼做,她不喜歡大家叫我們試圖去做些什麼,如今到了這個地步,也早就看清楚老張的決心了,身為子女,又能轉變些什麼呢?有些話,由我們說並不適當,太過著痕跡,說不定反讓老張覺得反感。她覺得若今天是她的爸爸發生這些事情,就算做錯什麼,她也不會希望別人這樣罵她爸,何況我們心裡也很辛苦了,回到阿嬤家也只是想得到輕鬆、得到溫暖,而不是該是這樣反而給我們負擔,更去加深那種不愉快的情緒,她還說,她知道旁觀者是永遠無法真心去體會當事人的心情,他們不管說什麼,都是沒有辦法真心去設身處地的考量,因為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家裡面,他們真正最在乎的、會全心全意去考慮的只有他們自己的生活。所以小阿姨不希望我被他們的話影響,只做我認為該做的事情,阿姨們叫我轉達或勸老張的話,沒有一定要如實傳達,因為跟老張關係變僵後,對我們並沒有好處。

 

lig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家,房子裡不管白天還是晚上,最多就只有兩個人,很安靜。

 

蕾優今天收到了勞保局寄來的通知信,要她進入國民年金的保險,因為她的勞健保已經在被驅逐出老張的公司後,也被退保了。

lig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這次到大陸去,有我和老張還有隨行的謝先生。

謝先生是個貿易商,已六十多歲了,他家住台北,有幾棟資產,算的上是有錢了。

謝先生在頭一天待在候機室的時候,他就跟我說,老張是個很厲害的人,他覺得老張有一天一定會成功。後來接下來多天,他看起來都有點傻,一路上老張很愛跟他說教,每次跟大陸人對談完,謝先生都會說些很天真的話,老張就會訓他一頓,結尾都是「這樣你懂不懂?」老張居然把一的大他十來歲的老人當成小學生一樣教訓,沒辦法,老張總是這樣自以為聰明,他太愛教訓別人,每次都說的好像只有他最看透整件事情,但如果他真的聰明,為什麼工廠卻沒賺什麼錢呢?聽說台灣有家也是開大貨車類別的工廠,一個月都有十幾二十萬進帳,後來進而將工廠擴大到百來多坪,而且共三家分廠,這就是真的聰明的商人,用對了方法做生意才會賺錢。

lig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剛剛一位阿姨對著我和小妹說:你們兩個長的真的好像喔!

我就開玩笑地說:那我要哭了。

阿姨居然回說:該哭的是你妹妹吧!

lig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我覺得一定存在著人跟人之間的思考頻率,

有的人就算不做什麼,和他沒有太多的時間接觸,還是會很喜歡,最近又翻閱到存在於過去的這樣一個人。

看完了她打的文章,碰觸到了她字裡行間的思考頻率,又勾起了我當年喜歡上這樣一個朋友的心情。

lig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聽了這一個檔案後,我覺得結婚好可怕。

既然會離婚,為什麼要結婚?

既然會不愛,為什麼要結婚?

lig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1 2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