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次到大陸去,有我和老張還有隨行的謝先生。

謝先生是個貿易商,已六十多歲了,他家住台北,有幾棟資產,算的上是有錢了。

謝先生在頭一天待在候機室的時候,他就跟我說,老張是個很厲害的人,他覺得老張有一天一定會成功。後來接下來多天,他看起來都有點傻,一路上老張很愛跟他說教,每次跟大陸人對談完,謝先生都會說些很天真的話,老張就會訓他一頓,結尾都是「這樣你懂不懂?」老張居然把一的大他十來歲的老人當成小學生一樣教訓,沒辦法,老張總是這樣自以為聰明,他太愛教訓別人,每次都說的好像只有他最看透整件事情,但如果他真的聰明,為什麼工廠卻沒賺什麼錢呢?聽說台灣有家也是開大貨車類別的工廠,一個月都有十幾二十萬進帳,後來進而將工廠擴大到百來多坪,而且共三家分廠,這就是真的聰明的商人,用對了方法做生意才會賺錢。

聽說老張當年剛開始創業的時候發生過一件事情,有一段時間公司的運作也很緊張,能夠調用的現錢大概只有十來萬,剛好又碰上一個朋友手頭有點緊,他的公司金錢調度有點問題,就來問老張有沒有辦法幫忙周轉,老張問了會計,會計告訴他大概只有十來萬,也是泥菩薩過江的情況,但老張不知哪根筋不對,他說我們工廠大概只要有個把萬就可以運作了,把剩下的錢借給那個人,會計雖然很不贊同,但老張才是老闆,於是就把錢借了出去,是幸虧那時候沒有出什麼大問題,若真遇上了某一環節出差錯,當下大概就要倒閉了。剛剛說過的那家成功的同業公司,聽說他們做生意有個忠旨,就是絕對不跟銀行借錢,這個觀念是家裡的長輩告誡他們的,讓他們有幾分錢就做幾分的事,若是跟銀行借錢,以後不管怎麼賺都是虧了,所以那家公司的老闆就算要買進新的機器,也會先賺到頭期款,之後再跟廠商協議先付頭期款,之後分期付款買下那台機器,所以能成功不是沒有道理的,因為這行業也不是能夠大賺的類型,都是要一台車一台車的賺進來,滿滿積累才能夠有豐厚的實力,老張偏偏又不是慢火型的個性,有點躁進,又耳朵硬,不喜歡別人進諫,每次"蕾優"勸老張不要這樣的時候,老張都回她:「你是老闆還我是老闆?我做生意這麼多年了,還需要妳教?」霸道呀!老張又不是很行的人,如果今天是日進斗金的企業龍頭這麼說,那才叫霸氣。

老張這次出去喝醉酒的時候,還說希望我接他的班。我沒有告訴蕾優,怕蕾優又在那胡思亂想,我自己知道當然是不可能,我不耐煩跟那些商人斡旋,那些商人都是笑著臉捅人,而且做這行又很多粗人,每天都在幹來幹去的,我不喜歡這樣的生活,加上我又不懂的執行(做出一台車),又怎麼讓下面的人信服呢?老張真的是想太多了。

 

謝先生讓人感覺笨笨的,把別人的醉話都當真。有一個晚上廣州某汽車企業的出口部的陳先生晚上請吃飯喝酒,老張和陳先生都喝到非常醉,陳先生一直說他面子很大,假如我想去阿拉伯駐中國的辦事處工作,他只要去說一聲,就有九成把握讓我進去,整個飯桌上一直再說這件事情,我也不置可否,只有笑笑地回應他,因為醉話是不能當真的,小朋友都懂的道理。

後來陳先生他們載我們回到飯店,送走他們後,謝先生就說這樣很不錯耶!老張就回他說陳先生那是喝醉了,謝先生就說等他酒醒再來問他。

當下我很不可置信地看著他,一個六旬老人居然講這麼幼稚的話-_-"

如果他只是醉話,問了豈不是很尷尬?假如是真的,清醒之後自然自己會再講。由我們開口問的意思好像我們很想要這個恩惠似的。再加上和這個人也不熟,我對大陸也不熟,是該這樣就把我扔在大陸工作嗎?聽到謝先生說這樣的話,我真的很惱他這麼不懂事,真問了好像是我非得想要贈品的那種感覺,於是我也急忙阻止他,跟他說不用問了,老張也答腔說幹嘛要問,陳先生只是喝醉酒了,謝先生才愣愣地說:「噢~不用問喔!」

反正一路上這種事情層出不窮,雖然職務上是接洽,但又沒感覺到有什麼作用,每次老張一離席,他就對著那些人默默無語,什麼場面話也不會說,到了後來,每次老張離席,他也會跟著離席,就丟著我一個人面對那些喝醉酒的商人,真的是太傻眼了我。

 

回歸原旨,老張就是一個自以為聰明的人,謝先生看起來就像傻瓜。

但自以為聰明的人賺不了什麼錢,傻瓜倒是賺了不少錢,老張以為自己是老闆,很厲害、很行,只要指揮下面的人,略施小錢就能讓別人幫他把事情辦好,什麼事都是直接把錢撒出去再說,都沒有先衡量付出這些成本之後,是否有達到效益,像這次到大陸廣州這家企業買了一支拖吊桿,但老張不夠細心,對方也很機車,在第三次傳送資料的時候,悄悄把商品換成另外一款,圖紙上面有寫型號,但老張很粗心,加上對他們的型號也不是很了解,到了這次去驗貨後才發現,他們做出來的東西和當初下定的不一樣,但對方就是死咬著有把圖紙傳送給老張,老張當初也同意了第三張圖紙,這才下手去做的。後來的解決辦法就只能讓他們再做一支原來形式的,但老張還是必須把不同型號的那支買回來,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沒錯(雖然表面上有故意說自己有錯,但從很多話裡都聽出來他們不認為有錯)

老張就是一個這樣的商人,他以為自己很聰明,卻什麼事情都差了一著,但差了一點就不能作為成功的商人。

 

 

我都在想,謝先生根本就是扮豬吃老虎,他很傻,但也很聰明。他知道自己不用聰明到去懂這些事情,他是個貿易商,只要幫忙接洽雙方之後,就沒他的事情了,一路上又吃又喝又住飯店,一毛錢也不用花,之後老張還要付給他2~3萬的仲介費。

所以老張和謝先生之間,我只看到了一個自以為聰明的笨蛋和看起來很笨的聰明人。

我媽都說我的個性和老張有點像,大概就是說這部分吧!我也跟他一樣,有點自以為聰明,以為別人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,但其實人心隔肚皮,誰又能真的知道別人在想些什麼呢?

說不定,我過去也曾被這樣暗算過呀!自己為看得透徹的東西,其實根本不是透明的,根本隔了一層黑布,我相信會有那樣的事情存在,因為我也是一個自以為聰明的笨蛋。

 

ligu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