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打來一通帶有他國口音的電話,一接起來她先說我的名字確認一下,然後劈頭就問:「你爸勒?他有回去嗎?」

我大概猜到是誰,但不喜歡她打來我們家,不喜歡她裝作很熟的叫我名字,也不喜歡她這麼理所當然對我問話,就故意問:「請問你是誰?」

她才支支吾吾吐出:「……阿姨。」我還是說:「哪個阿姨?」不想讓她以為我接受她是所謂的阿姨,才故意又問,目的是要讓她知道我們之間有多陌生、多疏離,不是隨便叫我的名字就能以長輩之姿問話,也不存在那種隨便自稱「阿姨」就該知道你是誰的默契。

她或許是尷尬得難以啟齒、或許是心急的想知道答案,也沒回答我的問話,又帶著急切的口氣問:「你爸勒?他有回家嗎?」

我就明白的跟她說:「我不知道你是誰,所以不能把我爸的行蹤告訴你。」

她只好無奈的說:「泰山的媽。」 我這才回她說:「沒有,他沒有回家。」

她聽到回答後就用一種「你太不懂事了」+「剛剛不該耍弄我」+「都不知道我帶來多重要的情報」的語氣說:「你以後要跟我配合。」聽到這句話我不由得用力皺了皺眉頭,我們是盟友關係嗎?討厭你都來不及了,還配合你?不過聽到這句話,也大概知道她接下來要說哪方面的事情了,問我爸在哪的那種熟悉感,讓我想到我媽的那段時期,半夜和妹妹躺在床上時,聽到我媽騎著機車出門的聲音,幸好我媽現在不用這樣生活了。

果然她又說:「你爸又有別的女人了。他剛剛買了很貴的東西,說要買給老二(我妹),然後丟下我在工廠,又急急忙忙出去了。我知道那女人昨天晚上有打電話給他。」

跟一個小三討論我爸和另外一個小四的事情實在太古怪,我只好回答:「是喔!」然後不管她說什麼都隨便應諾了幾聲,她也就掛了電話。

 

我早知道老張還有小四小五之類的,她的大驚小怪在這時候居然顯得很滑稽。而且憑什麼認為我還會在乎甚至配合她來查我爸的勤?我們什麼時候跟她變成同一國的了?對我們來說,她們小三、小四都一樣,就算幫著她,不讓我爸去別的地方,他也不會回家了,自從有了所謂泰山的媽這個女人的存在之後,不管老張睡哪都無所謂,反正都是我們家的之外的去處。

這奇怪的女人,完全莫名其妙。但還滿有趣的,所以我也沒有對她太惡聲惡氣,當時本來打算刁難完她之後,就要狠狠地叫她不要再打來我們家了,不過一聽出來她是來查勤,突然覺得心情大好,也希望她嘗看看這種查勤的心驚膽戰,所以就沒有讓她別再打來。

呃……難道這就是恆當小三者,必被小三之嗎?

有著我媽的前車之鑑,我以為她不該意外會有這種事情,連一個結縭二十多年的糟糠之妻都能夠叛離的男人,區區十年又算得了什麼呢?或許就剩那個兒子還有點價值吧!

老張在我們面前也不諱言說泰山媽太強勢,看我爸不怕我們知道,我也故作不在乎得問他:「難道她不是最後的那一個嗎?」我爸回說:「不是!還在找。」加上幾次在靜謐的車上,聽到我爸接聽的手機那頭,傳來的是撒嬌的女聲,當時明明近晚餐時分,我爸卻只說要買給我吃,沒有要帶我去吃飯。我就故作不知情問他不跟我吃飯嗎?他說跟朋友有約,我說:「是喔!聽你剛剛跟朋友說話的時候,好像超過你們約定的時間了,你們約在哪?會不會來不及啊!」他就說在那個某某地方附近。我記得那個某某地方附近,據我媽所說,有一間我爸很愛約朋友去的越南小館。經過這樣的確認之後也就明白我爸又在搞什麼了。

  


2012-10-11

今天早上,泰山媽又打電話來家裡,她說不久後要回越南了,讓我今天跟她見個面,要跟我說些話。我一開始也只抱著看好戲的態度才對不那麼惡劣,根本沒想過跟她見面,見面的話顯得我們真的變成同一陣營,才會需要一起謀畫些什麼。所以我就跟她說我媽知道我跟你見面會不高興,這麼做不太好。她就說這些話你要聽我說,然後還要告訴你媽媽,你媽知道了會同情我也很可憐,聽到這樣的話,我都想對她翻白眼了:「我們更無辜好嗎?」

不過因為她用懇求的語氣,加上她得了腦瘤,雖然去年開完刀沒事情了,但說不准未來的事情,或許她真的有什麼事想跟我說,或者有什麼有利的情報,就抱著聽聽也無妨的心態去赴約了。

 

她說,阿姨對不起你媽媽還有你們。

她說,以前你爸跟我一起的時候甜言蜜語說了不少,總在我面前說你媽的壞話,所以我也覺得你媽是個壞女人。

她說,可是跟他在一起十年後的現在,我才知道你爸有多壞。

她說,你爸有很多缺點,但是他總不喜歡人家說出來。

她說,你爸總說我現在變得很兇,跟你媽一樣兇巴巴。

她說,你爸難道不知道是他造成的嗎?我佩服你媽可以跟他在一起十五年,怎麼受的了?

她說,阿姨跟你爸的時候也很年輕,那時候你才十五歲,不過我現在已經不年輕了,你爸就喜歡年輕的。

她說,你爸現在跟一個大你沒幾歲,大概二八二九的越南女生在一起,那女生很漂亮。

她說,你爸現在不給你零用錢,也不給我了,但是他對那個女生很好,要什麼都買給她。

她說,你爸很愛那個女生,整個魂都要給她勾去了。那女生在越南都有老公了!

她說,你爸這樣對你們很不公平你不覺得嗎?

她說,你爸說大女兒讀這麼多書卻什麼事都幹不成,二女兒車禍摔斷牙要花一筆錢,生女兒有什麼用?

她說,你爸怎麼都不會認為自己做錯了?求饒都來不及的事情,為什麼還那麼理所當然?

她說,這次回來我本來要讓你爸領養泰山,也願意當他的小老婆。(之前一直要當元配)

她說,可是你爸心思都在那女生身上,我質問他這樣你哪有辦法照顧泰山,他居然就說那他也不要兒子了。

她說,我要回越南了,以後就算來台灣也不再跟你爸聯絡,他去越南也不見他了。

她說,我會自己照顧泰山,越南那裏有自己的保險公司,可以供泰山出國留學。

她說,你要讓你爸回頭,他以後老了一定會後悔的,那女生這麼年輕,他老了誰還會照顧他。等到六十歲才回來,誰要?錢都被騙光了。

她最後還說,以後來越南,打電話給阿姨,阿姨帶你去玩。(顆顆……)

 

她還給了我那個女生的電話,叫我去悄悄調查那個女生在哪間公司上班,要我去告訴她的主管,讓她被遣返越南,這麼一來就不得再踏上台灣了,自然能斬斷他們的接觸。

但是我總是配合不上她激動的情緒以及積極作戰的企圖心,我們的時間頻率注定我們身處不同陣線。她現在的行為,我們早在三年前就經歷過一遍了,我現在根本沒想要去做這麼刺激的事情,老張若知道是我拆散他們,他該有多恨我?而且他可以為愛走越南,或者再換下一個,結果並不會更好。泰山媽只是想讓我幫忙拔去眼中釘而已,她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吧!這些人我都不想相信,就算她眼眶泛紅,就算她口口聲聲說是替我們抱不平,卻抹不去她也是那個破壞者的現實。

聽完老張荒唐又骯髒的事情,突然覺得這個人真讓人寒心,這樣的父親也真讓人失望。

剛剛我媽起床了,我問她怎麼才睡下就起來了。她說,很煩睡不著,受不了那個骯髒的男人,都是她跟著辛苦二十年才攢下來的錢,居然被他丟到這些齷齪事上面。如果是我,也會受不了這樣的事情,心疼的不是錢的本身,而是為了那些錢所度過的歲月。那些錢被使用麼有多廉價,那些歲月就變得多可笑,恨不得從來沒那麼努力過,恨不得回到過去花光那些因為節儉而不捨得用的錢。

原來我媽跟我一樣,笑完泰山媽終於嘗到苦果之後,還是忍不住想起那個傢伙--那個害她失去一起打拚的丈夫、讓我們我失去信賴的父親的渾球。

昨天還覺得這是件有趣的事情,今天居然覺得好疲累,彷彿大病了一場。

那個人就像惡瘤,讓我恨不得今天就此將他從身上割除,如此就能不再理會他的淫亂史。

好想躲去一個乾淨又清澈的角落,這裡的空氣汙濁得讓人呼吸困難。

剛剛突然想起了阿公阿嬤,心裡頓時感到一陣溫暖,幸好還有一個避風的地方。也想到了小阿姨,打從早上回來,腦袋和心都悶悶的,說不出所以然的悶,想去找阿姨傾吐,可以不用假裝沒事得邊哭邊說。好像只有這樣才能雨過天青。

ligu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